张家大院

      在长治县的东南山区。有一个紧靠壶关县界的小村子,村中曾有十眼泉水,故名“十泉岭”,又因村庄坐落在山岭之顶,当地人便称作为“山岭上”。村子不是很大,只有百十户人家,然而,在这并不起眼的山庄里,却深藏着一座与众不同的儒商大院,主人曾是清末时期张姓商人,其院名“张家大院”。

      张家大院建于清末年间,历时八年之余,整个大院占地4000平方米,是张家先人张景俊经商发迹后盖起了这座大院。

      张家大院建在村中东南山岭的最高处,坐东朝西,依山势而建,独矗于村子东山顶端,居高临下,气势恢宏,刚进村子。便可一眼看到高耸宏伟之姿:高高的青石岸上,硕大的影壁分外突兀,影壁两侧便是砖雕的花墙,花墙不是很高,仅三尺略余,三丈之长,做工却相当精细。整个花墙全部采用水磨青砖砌成,花墙中间凹进去的一方类似标语宣传牌一样的平面,据说是张家随时提写警言标语之处,可见张家对文化的崇高和建筑布局的精心构思。

       在影壁花墙之下,是一堵高大的青石岸,中间镶建着五孔大小不一的窑洞,中间的一孔最大,两侧的略小,其外形竞与北京天安门道极为相似五孔门道极为相似。这五孔窑洞便是张家最早的居住之处和简易的榨油作坊。在五孔窑洞的左右两侧,分别有一“之”字形,沿山坡而上的石板马路。路不太宽仅仅六尺有余,只能容得一辆马车行走,沿石板马路便能走上张家大院门前的长形平台,村子里的人叫它东家广场,广场狭长,全部用红色砂石铺装。广场正东中央又是一巨型照壁,高有丈余,呈正方形,全部青砖雕刻,与石岸上的影壁相互对应,照壁正中有一巨型“福”字,周边刻有各类花形装饰,做工极细,十分精美,可与榆次常家庄园的石刻工艺媲美。正面已被新建的民居所遮挡。

      在照壁的南北两侧,分别有一拱形大门,现今只有南端的大门尚在,进入南门才可进入见到张家主人居住的主院,主院门楼高大为古时四合院结构,正东主房为七间,南北各有六间陪楼,整个院子全被高大的楼房所包围,主院的南部有两个院子。靠西的一院专供仆人居住,靠东的一院专门喂养骡马,存放车辆,房子不算很高,布局却十分严谨。小院里的堂屋一连六间,曾是张家最初的油坊油铺,院子北部,有一个通往山坡荒地的通道,想必是张家专门溜达骡马的出处。主院的北部也有两个院子,靠东是陪院,正东三间为祠堂,其余的为主人子女生活居住,靠西的一院便是张家书房,书方院外设有一个三四分地大的操场,操场院外便是张家北门,竞有现代“单行线”的设计。照壁的南端有一大门,门额上书“爽气西来”,一进南门,便可进入张家南陪院,院墙上布满专门拴马的凸形石环,老百姓叫它“拴马石”,呈一字排列,竞有七八个之多,据说这座院子是张家先期榨油卖油和饲养骡马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村子里的老人讲,张家兴盛时期曾有上百匹骡马,五六十辆马车。专做麻油生意,一直发展到河南,加之,古时潞州盛产潞麻,张家依托主导产业成就了庞大家业:以产、供、销为一体形成麻油生意。张景俊成就了大业,便带着骡马大队一路开发生意市场,自西火到陵川直至河南武陟,开启了张家大业的漫漫征程。下河南路途遥远,张家的生意越做越大。往来的货物都是大量的骡马运输,为了方便中途休息,张家便在沿途开起了不少驿站。通往河南沿路都有他自己的店,都有了自己的油坊。据说张家不光在河南有生意,甚至在北京也有张家的店铺和买卖。

       张家的发迹地是河南武陟的木栾店。武陟自古属于山南河道之地,阳光充足,土地贫瘠,都是盐碱地,适合生长木栾树。每逢灾年或春夏季节,当地便用木栾树叶为食生存,在灾荒年时来此地逃荒生存者很多,现为武陟县城所在地,至今都有“只知木栾店,不知武陟县”之说。

      张家大院的配院、主道和大院子里全部是红色的砂石铺设,不像其它的商家大院一样是方砖铺院,而在方圆十几里内,全然没有这种石材。原来是张家仆人在送货返程途中捎来的石片,从中不难看出张家精打细算的家风和仆人殷勤和对张家的回报,下河南拉的是麻油而返回拉回的是红色的砂石片,符合商家精打细算特征。

      张家大院最大的独特之处不是建筑风格与建筑结构,而是其营造的气氛与众不同。至今在走进大院,让人感受不到一丝金钱至上的商家气息,做为经商之家,第一个院子主要是开门市, 供仆人居住。但真正张家大院的思想精髓却体现在张家人居住生活的大正院,穿过陪院,便可看到高大方正的正院大门,门额上方精细的木雕装饰依旧完美,整个门楣以麒麟、花瓶、鲜花、水壶、香炉、苹果、钟鼓、红灯、笔筒、扇子等典型的古代象征美好的事物造型,大门的正中门匾上写有“树德务滋”四个大字,体现了主人重德务实的治家理念和精神境界,木雕刻有一大型书卷,上写着:“道通天地有形外,思入风云变态中”。道,通天入地,无处不在,能抓能摸的非道之真谛。 道,于无形之外,变态之中。本义是,万事万物却都在不同的变化,只有修身不断完善,才能得心应手地适应外界的任何变化,可见张景俊的持家之道与生存理念是何等不俗。其实,张家的思想还有正院所对着的一堵照壁上的楹联:“立人品端在修己,振家声还是读书。”而就是这些思想是怎样传承的呢?自然就是通过读书。张家一直以来非常重视教育。这大座大院修建时就盖有和“私塾”院,称“书房院”,据说,当时张家曾雇有“私塾先生”,专门教张家后人以及村子里的孩童在此读书。书房外边有半亩地大的操场。可见张家重视读书、注重品行的理念,据说,张景俊还是潞安府一带门外的秀才,通读四书五经,曾有儒家之道其知识渊博,带人宽厚。在方圆百里晓有名气,倘若附近的村子里出现了大小纠纷,只要“张秀才”出面,便能轻易解决,究其原因不外乎二点:一是当事人都碍于张秀才的情面,畏惧张家的影响,都给足张秀才面子;二是张秀才就事说理,是按“通大理,调细节,辩是非,求和解”的方式进行调解,因此在当地十分有名,以至于不管大事小事,只要张秀才出面,矛盾便迎刃而解。

       自张景俊建起大院后,在方圆的村子里雇有二十多个佣人。有的赶马车运输货物,有的专门榨油生产食油,有的负责销货,形成“一条龙”的家业生产。但不论长工短工,还是仆人。张家一世以信为本,以德治家,为人和善,待人宽仁,延续几代,家风不改。村里的老人至今记得,早年在张家做仆人打工的人们还常来张家大院走动,有竞与张家走成亲戚,如周边的河西村、锦家庄、百佛图等村的仆人早在十年前还柱着棍子来看大院,眼中常常带着大院的眷恋和对张家的敬仰……

       张家大院至今还存放着一块很大的石碑,碑的下部虽然破损,但碑上的文字十分清晰:“国子监太学”,资料显示,国子监为明清时期的最高学府,而太学又类似于现在的最高学位,张家的学识窥见一斑,今人虽无法解释其石碑的来历,但毫无疑问地是张家尊儒重教的见证。张家大院最大的特征就是重学重德的一种精神文化,是其它商家大院无法相比的。

       沧桑岁月无法倒流,历经二百余年的张家大院虽风光不再,但其重德尚文的精神将永远留传。



©2016-2017 亚洲城     晋ICP备13048665号